“如果當初不伸手,如果時刻保持對黨紀國法的敬畏……人生有太多的選擇,我卻選擇了萬丈深淵。”在失去自由之時,南京珍珠泉旅游度假區管理辦原主任劉兵如此懺悔。    
  上月中旬,劉兵被判處10年半有期徒刑,坐進了大牢。
  砥礪拼搏求上進  順風順水握實權
  劉兵1978年出生在江浦縣(現浦口區)一個工人家庭,家境一般。劉兵懂事後,曾說過:“一定要讓父母過上幸福生活。”
  1999年,劉兵通過自己努力,以原江浦縣第一名的成績考錄為國家公務員。當時他心懷理想:“為官一任,造福一方。”
  這年,劉兵被分到原江浦縣星甸鎮當了名辦事員。剛剛走上工作崗位,劉兵積極向上,工作勤懇努力、態度謙卑有禮,兩年多就當上了星甸鎮團委書記。隨後又在鎮長助理、副鎮長等基層領導崗位上經受歷練。
  由於能力突出,2007年,劉兵調任浦口開發區管理辦副主任,分管工程建設等工作。4年後被提拔至浦口區橋林街道任黨工委書記(正處級)。
  34歲時,劉兵又獲重用,成為南京珍珠泉旅游度假區管理辦主任,手中的權力越來越大,也成了一些人挖空心思想拉攏腐蝕的對象。
  權力尋租謀私利
  隨著職務升遷,劉兵內心漸漸發生了變化。一些老闆瞬間暴富,腰纏萬貫,讓劉兵心裡漸漸不平衡了,於是,他的腦子裡也開始想錢。
  2007年,劉兵在浦口開發區管理辦任副主任。一次朋友聚會,一位“高人”大發議論:“官員落馬,是因為太笨太貪。大的工程撈好處太顯眼,還不如小步快跑,在小的項目上多弄點實惠,也不會出大問題。”隻言片語,使劉兵“醍醐灌頂”。
  一日,工程隊小老闆李某某通過各種關係找到劉兵,帶去了“見面禮”,目的是要一些小工程做做。
  對於李某某承接的工程,生性謹慎的劉兵並沒有聽之任之,也不時關註工程質量。在工程成功通過驗收後,名利雙收的劉兵更增加了對李某某的信任感。
  從此,劉兵違反原則給李某某開綠燈,變“走程序”為“走形式”,將大部分零星工程交予李某某去做。當然,李某某每次也很識趣地給予財物“回報”。
  利欲熏心陷深淵
  劉兵違法犯罪,有兩個致命點:一是手中掌權,卻未能把住初始關;二是心理失衡心存僥幸,受賄的雪球越滾越大。
  在與李某某的初次“合作”後,劉兵也感受到一種恐懼:“我總覺得有一雙眼睛在時刻盯著我,總覺得大家在背後議論我,害怕聽到警笛聲。”
  但僥幸心理還是占了上風。
  2010年,是劉兵滑向深淵的提速點。
  李某某為了謀取更多工程項目以及安排女兒進入開發區工作,一次性送給劉兵20萬元。面對眼前一捆捆扎好的現金,劉兵的心理防線被徹底擊潰。
  按照“合作慣例”,劉兵陸續提供了開發區價值100多萬元的工程項目給李某某做。就這樣,在利益驅動下,劉兵任職到哪兒,李某某的工程就開展到哪兒。隨著職務越來越高,劉兵在受賄的路上也越走越遠。
  在任珍珠泉旅游度假區管理辦主任的一年時間內,作為行政一把手,劉兵更是變本加厲。
  經他的斡旋,度假區大大小小有15項工程由李某某違規承接。這時,李某某通過劉兵之手承接的工程,工程款額累計高達1000多萬元。李某某分5次送予劉兵的“感謝金”也已達80萬元。
  當得知李某某被檢察院帶走時,劉兵慌了神,想把收受的80萬元存入“510”廉政賬戶。但直到2013年5月,劉兵被浦口區紀委帶走時,他的口袋中的銀行卡裡還留著這80萬元。
  “權力是把雙刃劍,用人民賦予的權力牟取私利最終會反受其害,受到法律嚴懲。黨員領導幹部不能手扶鐵窗時才知黨紀國法的威嚴,身陷囹圄時方知自由可貴。”浦口區委常委、區紀委書記鄧林認為。
  本報通訊員 吳敏 常建勇 戴禎潔
  本報記者 許震寧
創作者介紹

藍奕邦

zkrqynkpc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